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浅谈玉雕创作体会

[日期:2017-12-29] 来源:本站 作者:许永刚 [字体: ]


【内容摘要】笔者从小耳濡目染在工艺环境中,对于图案有着原始的喜爱之情。也正是懵懂时期的深刻情节,激励着我学好玉雕手艺、坚持玉雕创作。在长达二十多年的玉器创作过程中,笔者最大的感触便是学无止境、不进则退。苏州玉雕有着得天独厚的玉雕环境,身在其中,感到庆幸的同时,更多的是压力倍增。谈创作体会,既是对自己从业经历的梳理又是一次自我批判,从而更好地实践玉雕创作。


        关 键 词:玉雕 动物 仿古 图案 体会学习


      笔者出生于苏州刺绣之乡东诸,从小耳濡目染,对工艺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那些精美的刺绣图案在我幼年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仍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之中。刺绣图案常以流畅柔美的线条来表现物象,虽构图简洁,却内涵丰富;虽朴实无华,却彰显出流动的韵律之美。这为我其后取其之长,并将它的表现手法和神韵墨妙运用到玉雕作品的创作之中作了良好铺垫。

      1994年,我开始踏入从事玉器制作的行列,开始师从吴金星从事玉雕仿古件的制作。上世纪九十年代,苏州制作玉雕都在做仿古件,所用材料大多为黄料玉、河磨玉、青白玉,产品仿制“良渚文化”、“红山文化”、“战国”及“汉代”的玉器及仿青铜器玉器为多。一段时间,仿古玉器成为苏州玉雕的主打产品,似乎苏州成了仿古玉器之乡。前来苏州收购玉器的有安徽蚌埠人、福建莆田人、浙江湖州人等,并通过他们转手卖给台湾、香港等客商,有的客商再经做旧处理,充当老玉、古玉出售,产销显得十分红火。

     这段时期,我从学习模仿古代玉器开始,主要制作商代的一些富有特色的线条工艺及两汉时期的云纹、螭龙、辟邪等。古代玉器,尤其是高古玉器形象浑厚大气、线条简洁流畅、做工具有章法。仿制古代玉器,首先需要掌握古代玉器的专业知识,只有注重学习和积累,努力理解古代玉雕的创意与刀法,并将古玉的文化元素、符号、形态与形制融入作品之中,才能演绎出其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于是,我十分注重学习,比如阅读介绍出土玉雕的书籍,古代青铜器的书籍、雕塑类的书籍等,不懂或不甚理解的,就虚心向师傅或同行请教。由此,逐步提高了我的鉴赏能力,丰富了我的积累,并在实践中提高了运用线条塑造形象的能力及雕琢技巧。

      经十年磨练,于2004年我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玉雕工作室,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如果说,头十年的仿古玉雕是我熟悉了玉雕技巧,磨练了基本功,那么后一个十年,通过努力学习同道之长,则提升了我的玉雕技艺水平和独立创作能力。

     苏州拥有众多的玉雕大师,他们以自己精湛的技艺造诣和深刻的世事感悟为我打开了一扇学习之门、思考之门、灵感之门。杨曦大师的玉雕作品常常以其奇妙的构思和创意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蒋喜大师的在借鉴和参考高古时期的玉雕表现形式和雕琢技法的基础上加以变化,做得非常巧妙和精美;瞿利军大师的作品在继承苏州玉雕传统风格的基础上体现出秀美与纤巧;俞挺大师的薄胎器皿造型端庄,纹饰秀丽,为玉雕的精工细作提供了示范;葛洪大师的作品融古代图案和现代审美于一体,并加以巧妙组合,彰显了技艺配合形式美而出彩的范例;我的老师吴金星的手把件则雕琢精美、形神具备、温润可人。置身于这样一个卓越的玉雕团队,他们的敬业,他们的业绩令人钦佩、他们的良好示范给我启迪,催我奋进。

     自建立工作室起,我开始转入明清件的制作。因为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讲,认识和理解仿古件需要具备相当的专业知识,难度较大,而明清件就比较直观,如“双喜临门”、“事事如意”、“喜上眉梢”、“马上封侯”等吉祥题材容易受到客户的欢迎。近几年来,通过拓展思路、潜心研究,我创作了一些既具古风韵味又符合当代审美意趣的作品,并在各级各类专业展览会上得到业外内专家的认可,甚感欣慰。

      多年来,经过不懈努力,从仿古玉雕的积累到取他人之长,我在玉雕的表现形式及琢玉技巧上正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我善于刻画古代神兽及相关一类的题材,在线条及块面的把握上突出古雅之韵与现代审美的结合,并将形象塑造及把玩手感结合得恰到好处。例如《母子兽》,以拟古的技法将圆雕与浮雕融为一体,母兽神态安详宁静,回首凝望,顽皮的幼兽依附于母兽之边,活泼安然,尤其是靓丽的皮色突出了对比效果,反映出吉祥安康的作品主题,同时在追求手感的效果上也把握得特别好,圆润、柔滑,加之优质的白玉质地,深受爱玉、玩玉者的喜爱。又如《龙凤印》,它借助玉材的自然形状和艳丽皮色,以浮雕龙凤为装饰,其印纽则刻画了抬头仰望的瑞兽,使印章的规矩与瑞兽活泼的立体造型构成了明显的对比,加之精细的雕琢和浓重的皮色相映衬,彰显出庄重而灵动的古雅之气。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代的苏州玉雕正在攀登历史上的又一高点,也使我深度感受了苏州玉雕的“精、细、雅、巧”的特点与风格。我感到,要融入当代苏州玉雕的更高层次,除了要在雕琢上舍得下功夫,追求精致与细腻,还要在因材施艺上善用俏色,妙用皮色,追求以形带神、形神兼备的视觉效果,更要在构思创意上追求品质和品位,追求清新雅致与轻盈飘逸,尽显古韵今风兼具的人文气息。虽然从纵向看,我的琢玉技艺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从横向看,可以说前有榜样,后又追兵。当我从事玉雕越过二十个年头的时候,决不能满足于已有成绩和现状,应再三砥砺、奋起直追。我相信,只要自己一如既往地孜孜以求,一定能在前行的道路上取得更加突出的业绩。


参考文献:

[1]古方.古方讲古玉[M].北京:金城出版社,2009.9

[2]钱振峰.白玉品鉴与投资[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3


作者简介:

     许永刚,男,苏州人,70年代生于苏州东渚。工艺美术师,苏州民间工艺家,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常务理事。许永刚师从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吴金星先生,擅长貔貅等动物、仿古件创作。自创办工作室以来,许永刚始终坚持料好工细的理念,在努力塑造作品形象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升华神采气韵。近年来,其代表作品屡屡获得北京天工奖、南京艺博杯、苏州子冈杯等诸多专业评比活动金银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