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谈吕寿琨水墨画的修复及感悟

[日期:2017-12-29] 来源:本站 作者:谢光寒 [字体: ]

——兼谈苏裱技艺在香港的传承

 

【内容提要】吕寿琨是现代水墨画的先行者,也是香港二十世纪最具创意和影响力的一位画家。修复吕寿琨水墨名作30幅,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与国际企业美银美林推动的一个《全球艺术保护项目》。笔者有幸参加了此次项目,并负责修复装裱工作。本文论述了笔者运用苏裱技艺修复吕寿琨30幅水墨作品的过程,并对传统苏裱技艺在香港的传承谈了自己的想法。

 

关键词:吕寿琨水墨画 修复   苏裱   传承

 

2014年底,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与国际企业美银美林推动《全球艺术保护项目》,修复吕寿琨水墨名作30幅,以保存香港的艺术遗产。

吕寿琨,(1919——1975年)广东鹤山人。从小在内地成长,在接受文化教育的同时学习美术。父亲吕灿铭善画,在广州开设鸿雪斋书画店,故吕寿琨自幼就有许多观赏和临摹名家作品的机会。他早期绘画,主要是临摹古人。 1947年曾参加全国美展。1948年迁居香港,倡议成立了元道画会。1962年任香港艺术馆顾问,1966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外部任导师。1971年获英女皇MBE勋衔。他是现代水墨画的先行者,也是香港二十世纪最具创意和影响力的一位画家。其作品渗入中国道、释的哲学思想,并揉合西方艺术元素,展现对传统中国画的革新意念,开辟了新水墨运动之门。通过长年艺术实践和教学,吕寿琨在香港推动「新水墨运动」,为香港早年的艺术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吕寿琨于1960年至1970年间创作的30幅水墨作品,却因装裱不善,画作在背面起泡或生出褶皱,以致造成画作中间断裂。2014年,为保存香港艺术遗产,美银美林以“全球艺术保护项目”资助并协助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开吕寿琨水墨名作修復工程,笔者有幸参加了此次项目并负责修复装裱工作。

说来也巧,笔者于20149月受聘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装裱修复处,并成为文物馆书画装裱工作的主要人员。“全球艺术保护项目” 吕寿琨水墨名作修復工程由姚进庄馆长亲自负责,并担任翻译。笔者则负责修复工作。

《保护项目》修复工作的三方(捐赠者、项目出资者、项目实施者)都非常重视,为此文物馆召开新闻发布会,《香港文汇报》、《大公报》、《苹果日报》均于2015130日报道中大修复吕寿琨30幅画作的发布会。会上宣布此次修复工作将由中大文物馆高级工艺美术师谢光寒带领,在文物馆内装裱室展开,并请专家现场“应诊”,针对存在问题,提出修复方案。

吕寿琨作品大都是六十年代在香港或境外装裱过。那时装裱的用纸基本不用安徽宣纸,因而造成裱件僵硬,画芯普遍泛黄,装裱形式单一,格局压抑,使裱件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褶皱、起泡、断裂现象。如作品1:水墨《禅荷》以阔笔浓墨,横直挥写出别具一格的莲花和莲叶构造。作品原先以镜框装裱,略显窄小,难以表现作品的气势和宏伟。为体现艺术家的创作风格和特质,决定将原装裱件改为挂件轴的形式出现,为达到以“有限方寸,展现无限空间”的效果,决定将装裱作品的尺幅改为90cm*175cm。又如作品21968年《仿吴镇山水》,经展示和仔细端详后,提出原装裱作品存在三个问题:装裱过于坚硬;粘结剂浆料材质较差;原装裱师在细节工艺上处理不当。

鉴于出现的这些情况,本人认为此画修复的最大难度在于掌握渗水的时间,要恰到好处时把画芯与裱褙纸分开,清洗画面,改观格局,形式多样,采用全真丝绫绢材料,运用苏裱的“挖裱”技艺,全面展开修复工作。方案经美银美林《项目保护》和捐赠者家人同意认可,然后实施。项目从2015年发布会开始,经过一年三个季度的精心“揭、洗、挖、补,裱”等一系列工作,终于在201696日成功修复。修复后的吕寿琨作品再次体现了画家的风范和气势。作品《禅荷》修复后,达到了预期的“有限方寸展现无限空间”的意景。还有二幅画面较小的山水画,更体现了苏裱的精细特点。本人采用“双色盘小边”形式装裱,以“中度米灰色”并盘小边,突出主题,表现形式古拙,工艺精致,格局适当。展出后,反映热烈,获高度赞誉。姚馆长对我讲:“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装裱效果”。“百度网”201696日刊文《全球艺术保护项目》:以“双色装裱点滴”为题,报道了展示作品的点睛之处,影响很大。

项目完成后,本人收获丰硕,感悟颇深:

1、笔者作为苏州书画装裱代表性传承人,有责任带好学生,传授技艺,让“苏裱”技艺在香港生根开花结果。

2014年以前,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书画修复室已闲置七年。当时,文物馆有一位裱画师退休后,书画修复室就无人接替修复工作,致使文物馆急需修复和进入修复的书画作品得不到及时的修复。2014年我应聘中大文物馆工作后,一直有“带徒”的意愿,馆领导也非常重视带徒工作,也说明随我要求:带内地的,乃至亲戚朋友、子女都可以。当我决定要带本港出生的年青人时,领导甚觉诧异。我说:“人总要老去,我要为文物馆培养一个能独立进行装裱修复工作的香港人才,让传统苏裱技艺在香港植根开花。”2015年下半年,即在修复吕寿琨水墨画项目时,我在馆方安排下带了一名香港籍学生。我有信心把这名学生带好。这份信念源于自己多年的工作积累,也源于我对“苏裱”工作的热爱,理解和孜孜不倦。

传统手工裱画者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手艺好,文化低,表达差,书写能力底的现象。因此我们这代人必须及时补习文化知识,提高阅读、分析、书写的能力,在“口授身传,言简意赅”双管齐下的方法中,尽快缩短授徒的学习时间,使之早日担当起修复装裱书画的重任。

2、文物馆书画修复要求与普通市场的装裱要求区别很大,如果不重视传统书画装裱要求,很容易滑向市场化、商品化,导致装裱形式、质量形于表面和速度。因此要从根本上抓住传统技艺和保护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髓,从而留住手艺,留住民族文化的根。

3、传统工艺要保留、传承,也要宣传。文物馆为此不定期举办与中大的中国文化研究所和大学图书馆的专业人员交流、讲解“苏裱”的特点、意义、作用和技法。从外观、材料、形式、布局、颜色及古书画修复多方面解析“苏裱”与其他地区装裱的共性与个性,在实践中讲解苏裱工艺的要求,使他们明确掌握的技艺和严格的操作过程和不可忽视的衔接工艺。书画装裱最终还是要让装裱的作品“说话”的。作品看似无言,其实有声。特别是重新装裱时作品就“说话”了。我一直主张并且非常认同使用“去筋”的浆料,其原因就在于揭复板纸和画芯托的命纸时,对画芯的保护程度就完全不一样,如果用“去筋”的浆料后,去复板去托纸也是较轻松的,但是应该承认在制作浆料时,比较复杂和费时,实际使用后感觉对书画是百益而无一害。

 总之,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从我做起,要努力学习传统文化,掌握传统技艺,遵守传统要求,传承“苏裱”品牌。我虽然参与并完成了“全球艺术保护项目” 吕寿琨水墨名作的修复工程,但这仅是一个新的开始。我当继续努力,不断地创新发展,运用苏裱技艺,为保护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简介:

谢光寒,19591月生于苏州,为苏州著名书画装裱名家谢根宝之子,深得父亲修复古旧书画装裱技艺之真传。现为高级工艺美术师,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书画修复装裱)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4年受聘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从事书画文物修复保护工作后,先后修复了不少古旧书画文物,并承担了《全球艺术保护项目》:香港二十世纪最具创意和影响力的画家吕寿琨的30幅画作珍品的修复工作,深受香港文物界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