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浅谈核雕创新与现代美

[日期:2018-02-06] 来源:本站 作者:谢伟 [字体: ]


【内容摘要】随着社会的经济发展和文化繁荣,人们的审美追求和审美情趣也与以往不同。时代呼唤着具有传统意蕴又具有现代审美意趣的核雕创新作品涌现,而如何在作品中融合现代美,正是当代核雕匠人要探讨的主题。


      关键词:核雕      创新    现代美


      核雕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虽然其起源于何时仍然有待考证,但从明清时期人们对苏州核雕的追捧,再到二十一世纪后因市场经济进一步开放而繁荣发展的核雕产业,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核雕这一民间艺术的兴盛。然而,任何事物繁荣发展的背后都暗藏着危机。笔者在长期的核雕创作实践工作中,逐步认识到创新与现代美对于核雕而言的重要性,深知民间传统工艺的生命力在于批判地继承传统与大胆地开拓创新,营造一种符合当下大众审美需求的现代美。对此,本文谈些看法:

       一、选用题材之创新性

      核雕工艺原本出自微雕,其题材也因作品材质而受到局限性。以橄榄核为例,橄榄核两头尖、中间大,所能雕刻的区域大多聚集在核的中间部分,雕刻时难以控制,如果稍有不慎,原本结构脆弱的核料就会裂开。因此,核雕的题材难以推陈出新,现有题材大多难免重复。

      对一件核雕艺术品来说,题材本身就代表了创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例如十八罗汉,现在无论是挂件还是长串,这一题材在市场上几乎趋于饱和,如果再不打开思路、敢于创新,这种题材就会渐渐失去竞争力。现在的橄榄核玩家越来越年轻化。他们通常释放个性追求自我,有自己独特的品味,因此新一代的核雕匠人需要开拓创新,以源源不绝的新颖思路,包含某种值得人们回味的意蕴,来应对广大玩家个性化的需求。题材上可以从原来的十八罗汉的头像、观音、财神、寿星等,向民间传说、成语故事、富有哲理性、道德性的典故去尝试,而山水、人物、书法等也都是很好的发展素材。中华民族历史悠久,文化深厚,博大精深,前辈们创造的优秀题材也只是沧海一粟,中华文化宝库赋予我们核雕艺人更多发挥想象的空间。我们只能用手中的刻刀,把一个个经典故事浓缩在橄榄核上,为后人了解历史增添一种更直观更简单的艺术形式。

      当然,所谓题材创新并不是彻底推翻传统,更不是以追求新奇而创造奇异怪癖之题,而是在传统素材与现代审美之间寻找一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既能展现传统素材的艺术价值,又能契合当代人的审美情趣,更能彰显核雕作品之现代美,赋予其符合现代审美价值的新鲜美感。

      二、雕刻技法之现代美

     核雕雕刻技法的发展经过了时代的沉淀与积累,其工艺也逐渐走向成熟。核雕技艺大致分为七大类,分别为圆雕、高浮雕、浅浮雕、薄意雕、平雕、微雕和透雕。雕刻技法看似各不相同,实则互有相通之处,有的雕刻技法是两种技法的综合,比如透雕,既是镂空图案的背景部分,技法又介于圆雕和浮雕之间。

     中国核雕刻重视核料形状的运用和设计,雕刻重视“以形写神”,追求“气韵生动”,讲究意境的营造。核雕技艺从广义上说属于微雕,但是因为技艺受核料本身的局限,一般都采用圆雕和浮雕进行雕刻。在雕刻工具高度发展的现代,我们在核雕技法上也需要创新,营造现代美。诚然,所谓营造现代美并非是要舍弃七大类雕刻技艺的任何一种,这是不现实的,但我们在运用圆雕、浮雕来进行雕刻的时候,还可以结合新题材来尝试新的表现方法,如镂刻、线刻等,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雕刻的细致程度,同时要充分利用核料的形状、麻纹和质地,因材施艺,精心布局。又如我们可以将每一粒核雕经过精心雕琢,保证每一粒的题材相关联,从而将其相互连接,制成摆件、悬挂套件等,不再拘泥于手串、挂件的形式,也能令人耳目一新,不失美趣。

      要达到这样的标准,我们必须要提高自身技艺,勇于尝试,并在提高自身雕刻技艺的同时,注重对思想和文化修养的培养。无论是古典美还是现代美的熏陶,一个核雕匠人所接受的文化修养都会渗透到创作者的身心并通过作品上表现出来。一方面,核雕匠人只有在具备一定的美术基础之后,才能深入了解自己创作的题材图案,构建合理的结构图形,并善于选择雕刻采用的材料及刀具。另一方面,这种对思想以及文化素质的培养,由隐藏的形式到作品的呈现都散发着朴素淡雅,核雕匠人凭借自己的生活感受,发挥艺术想像进行创造文化内涵敦厚的手工艺作品,因此作品极富立体感,生动、逼真、传神,对群众有很大的吸引力,符合现代大众审美。

      三、创新与现代美之协调性

     协调,即是和谐一致、配合得当,就是正确处理组织内外各种关系,为组织正常运转创造良好的条件和环境,促进组织目标的实现。核雕作品的协调,就是作品能在整体上表现出令人倍感新颖又不显突兀的感觉。因此一件核雕作品的材质、题材、雕刻技艺等元素要相互融合相互衬托。

      一件核雕作品的题材选择和雕刻手法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譬如十八罗汉、八仙、财神、关公、刘海戏金蟾和合二仙等老题材,我们通常会较多地选用圆雕技艺,并搭配高浮雕等搭配雕刻,而对于其他新的题材,则会使用浅浮雕、薄意雕、透雕这些雕刻技法混合使用,让各种雕刻技艺之间具有连贯性,从而让题材和雕刻技艺之间保持协调性,不会产生突兀的视觉效果。核雕作品的创新与现代美也是具有协调性的。一个新题材的诞生,并不意味着它能符合现代美。美学的概念是极为广泛的,倘若这种题材并不符合现代审美呢?又如果我们无法用适当的雕刻技法来更好地表现这个题材呢?一件核雕作品的题材和技艺是分不开的,而我们核雕匠人赋予作品的美也需要满足大众对美的追求,作品创新要符合现代美,否则将成为徒留在图纸上的设计稿。在出于投资目的的前提下,消费者在购买核雕时,会优先选择名家的精品,名家的精品是收藏的最好选择,这也是保值增值的关键。一方面名家作品采用的上等材质,并且名家核雕作品的雕工更精湛、细腻、生动;另一方面更在于名家雕刻作品的题材往往不会重复,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这种数量有限且极难模仿的特点,让名家核雕在收藏方面具有了极强的升值潜力。一旦人们认识到核雕作品的现代美和艺术性,核雕精品的收藏市场走势就会有所攀升。与此同时,随着核雕雕刻技术的迅速发展,机器雕刻的作品也越来越多。机雕作品不能体现雕刻手法也不能体现独一无二的题材因此只能被称为产品,它不能取代手工雕刻的作品的价值,机雕作品既不能创新,也无法表达现代美,不具备独一无二的收藏价值。

     创新,是汲取先辈前人的精华,并在实践中学习、探索、开拓和创新,而现代美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蜕变。这就要求我们新一代的核雕工匠不能仅仅具有模仿传统艺术的能力,更要具备开拓创新的意识,在研究前辈优秀作品的同时,时刻关注当代大众审美,在不断调整、均衡的过程中创造出具有时代美的作品。


参考文献:

[1]《苏州工艺美术》,汤钰林主编,文汇出版社,2012年3月。


作者简介:

     谢伟,1970年出生于苏州,工艺美术师。从小学习绘画,从事核雕雕刻30年,凭借深厚的美术功底,再加上遍访名师,不断突破创新,作品形成浑厚大气而不失细腻的风格。其作品多次在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