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浅析中国对世界漆器艺术发展的影响

[日期:2018-04-02] 来源:本站 作者:许欣 [字体: ]


【内容提要】中国漆器历史悠久,对于外国漆器有着深远的影响。本文分析了世界主要漆器地区漆器发展概括以及在学习、借鉴中国漆器艺术的同时,不断创新、发展,逐渐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漆器工艺风格。


      关键词:中国漆器 外国漆器 艺术发展


     用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工艺品、美术品等,一般称为“漆器”。生漆是从漆树割取的天然液汁,主要由漆酚、漆酶、树胶质及水分构成。用它作涂料,有耐潮、耐高温、耐腐蚀等特殊功能,又可以配制出不同色漆,光彩照人。

漆器一般髹朱饰黑,或髹黑饰朱,以优美的图案在器物表面构成一个绮丽的彩色世界。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漆器是中国古代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

      一、日本漆器发展历史与现状

      在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周边文化形态中,日本、朝鲜及东南亚与中国的渊源最深。在与中国的交往中,日本接受中国文明的历史要略晚于朝鲜,漆器工艺的历史也要更晚一些,但日本漆艺自江户时代起的进步发展却是极其迅速的。

     目前在日本发现最早的漆器约在公元前392年。公元前86年汉昭帝废除真蕃、临屯、存玄菟、乐浪等部。乐浪海外的倭人(日本人)通过乐浪与中国接触,汉文化开始输入日本。大和时代和飞鸟时代(552-645年)守斗古王子信奉佛教,聘请了朝鲜高丽最好的漆工,建立专做佛像的漆工部。松国权六的《漆艺讲话》载:“飞鸟时代的艺术,被认为是接受了从朝鲜传来的中国南北朝的文化艺术。当时朝鲜的高丽和百济的漆艺,可以说是从乐浪漆艺中接受了强烈的影响。”唐代天宝元年至十二年(742-753年),我国的鉴真和尚六次东渡日本,带去了我国辉煌灿烂的唐代文化,其中包括大量的优秀夹纻、脱胎漆器工艺品,对日本的影响很大。另外金银平脱、描金、螺钿等髹饰技法也先后传入日本。在以后宋、元、明清时期,中日两国进行了多次漆艺交流。作为文化交流或国家使节访问,我国多次赠送漆器给日本。例如,日本史料记载宋代淳熙九年(1182年),浙江著名漆工匠陈和卿和明州(今宁波)石刻工匠伊行末抵达日本,带去雕漆香盒赠送给奈良市东大市作为佛具。经由商舶流传到日本的我国雕漆,也引起了日本漆器匠师们的兴趣。另据记载,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日本僧侣念救从我国回日本后,为天台山佛寺募捐施物,其中日本左大臣滕原道长赠送的施物中,有螺钿莳绘、莳绘漆器作品数件。元代(1182年)浙江僧侣无学祖元携带漆器90余件,其中雕漆43件,应邀赴日本讲学。元代的雕漆对日本的漆器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日本的莳绘漆艺也对我国的漆器工艺产生了重大影响。[1]清代末期1907年日本原田教授应邀到我国的福建传授漆艺,1924年福建漆艺大师李之卿去日本原田所在的长崎美术工艺专科学校研习漆艺,1936年沈福文先生也东渡日本,进入松田漆器研究所学习漆艺。20世纪80年代起中日漆艺交流更为密切,双方互派留学生,漆艺学者互访,举办漆艺交流展等。目前,日本漆艺在工艺、材料、加工、设备等多方面已在世界上确立了领先地位。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举办的“石川国际漆艺作品展”已具一定的国际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为推动各国漆艺进步和世界漆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朝鲜半岛漆器发展历史与现状

      中国漆器对朝鲜半岛的传播和影响,要早于日本。从大量的文字史料与出土实物看,古朝鲜是受中国的政治、文化、经济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早在西汉时期我国漆器对古代朝鲜就有所影响,朝鲜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大量的漆器产品。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朝鲜乐浪地区先后出土了上百件漆器,其数量之多,品种之丰,工艺之精,保存之完好,实属罕见。这些出土的漆器,都不是朝鲜乐浪地区的本土产物,而多为我国汉代漆器,应该是汉时的政府官员及外交使节带入朝鲜的。然而,朝鲜在接受中国漆艺技法的同时,也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本土漆艺体系,并在不同历史时期制作了富有朝鲜本民族文化特征的漆艺作品,例如朝鲜高丽时期的螺钿镶嵌技法、玳瑁镶嵌技法、金银线环形镶嵌技法等。这些技法,虽源自中国,但工艺上已不逊色于中国。20世纪中叶以来,朝鲜半岛南北部分治。不过,漆器生产作为民族传统手工艺技术,历来都受南北双方的重视,并得到保护和发展。只是我们对朝鲜半岛北部目前的漆艺现状了解甚少。韩国非常重视作为本民族文化象征之一的漆器艺术,目前在韩国,多所大学内开设漆艺专业课程,培养了大指优秀的漆艺设计、制作人才。政府还组织专门人员从事漆材料的改良和开发研制,不断提高和完善漆艺水平。目前,韩国的漆艺作品,尤其是现代立体作品,非常突出,备受世界同行关注。今天,中韩漆艺交往密切,互派留学生逐年增多,双方为富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漆艺都在做出努力。

      三、亚洲其他国家的漆器概况

     1、越南:史书记载,越南早在15世纪就与中国开始漆艺交往,后黎时期(1443-1460年)曾派出一位叫Tran-tnong-Cong(中文译音叫谭相功)的使节来中国考察并学习漆节,回国后,在越南京都地区推广。此人至今仍被认为是越南的“漆祖”,年年受到人们的香火奉祀。越南的立体漆器比较一般,胎骨早年多见木胎,后来有金属胎和竹、纸、皮胎,以皮胎较为突出。雕漆和螺钿、蛋壳镶嵌工艺常见。越南的漆艺成就,主要表现在磨漆画方面。越南的磨漆画起始于20世纪20年代,越南的一批美术工作者和印度支那美术学院的学生,将传统的漆艺髹涂工艺和漆艺材料,大胆尝试运用到平面绘画中,创作出以漆作材料,表面磨平推光的平面绘画作品。越南磨漆画在表现内容、形式语言、材料运用、制作工艺等方面经过数十年的实验与探索后,创立了洒金、雕填、嵌蛋壳、彩绘、变涂、研磨等一套自己的磨漆画表现技法体系。越南将绘画与漆工艺结合,创造了现代磨漆画,早于世界其他国家。不可否认,越南的磨漆画极具本民族特色,对中国现代漆画创作的启示和现代漆画的独立进程,起到推动作用。

     2、缅甸、泰国、印度:缅甸、泰国、印度都有自己漆艺发展的历程,都有反映自己本民族的漆艺作品。缅甸是东南亚地区最早发现有漆器遗址的国家。缅甸髹涂器物的漆液采集于漆树,漆器多于做工精细的竹、藤等编织器型胎骨,其中以马鬃编织作为胎骨的漆器为上品。缅甸的编织类漆器的主要品种是各类实用性的精巧的餐饮器、化装盒、多层食品套盒、分层与隔断的槟榔盒、首饰纹饰盒、化妆盒等。缅甸的木胎漆器,比较一般,制作工艺也较为粗糙,缅甸漆器的色彩多为红、黄、绿色,漆器的纹饰常用类似“识文”、“彰髹”、“变涂”的混合做法,即先用黏稠度适中的漆液描出纹样,干后满髹色漆,再干后,研磨出纹样,最后做光洁处理。另一种更具缅甸特色的做法是:用不同的色漆依次在满髹在编结的骨胎上,干后研磨出编织肌理,显现其不同色漆的“断面”,形成精致有趣的图案。缅甸漆器中有一种极富表现力的和“漆味”很浓的作品,表现手法似中国和日本流行的枸酱,即:在每一层都刻划纹样,嵌入色漆,依次磨平,反复制作。这种纹样层次丰富,色彩敦厚含蓄。泰国的漆器多见用于书写各类经文的漆板和存放经函的箱奁。箱奁往往通体装饰华丽丰富的图案,图案内容都源于各类佛教故事,有些漆器绘有泰语版的印度罗摩史诗。泰国的金饰漆器比较多见,早期的漆器用金要多于晚期。另外泰国皇室用的一些漆器家具,在工艺制作、材料选用方面都有上乘的表现。人们对早期印度的漆器了解很少,17、18世纪印度与波斯往来密切,印度的漆器受印度南部的德克赛姆艺术的影响,漆器制作工艺一般,图案纹样繁复、细腻。漆器制品多为小件日常工艺品,如首饰盒、手杖、木制书封等。

      四、欧洲漆器概况

      东方漆器传入欧洲的时间大概是在15世纪末。据记载,当时意大利的威尼斯港是最早连接欧洲与外部世界商贸的港口。大概在16世纪30年代,葡萄牙、荷兰商人把中国、日本、印度的漆器通过海运,输入欧洲。东方的漆器,立刻引起欧洲人的兴趣。欧洲漆艺的兴起,是在17世纪60年代,当时欧洲喜欢东方漆器工艺品的人越来越多,为了应付日益增多的客户定单,欧洲当地的一些工艺师、工匠们开始研制、模仿由东方传去的漆器,规模由小见大,从模仿造型、纹样、材料、工艺到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立风格,欧洲的漆器产业便应运而生了。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等是进行漆器生产制造的主要欧洲国家。当时,中西混合的“罗可可”漆艺风靡整个欧洲。欧洲较早时期用油漆仿制中国的漆画作品“中国风景”,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哥本哈根。一时在欧洲,研究中国漆艺之风达到了空前高潮,大量的论文、制作心得、工作手稿、札记等不计其数,现存的漆艺方面的论著与介绍有《髹涂工艺》、《中国样式设计新编》、《具有中国特征的新式设计》、《东方漆器新编手册》等。

     欧洲艺术家对东方漆艺的研究是开放的。他们在中国漆艺技法与风格研究借鉴的基础上,兴一反三、融会贯通,结合本民族的特点,进行改良与创新,采用多种漆器胎料,如金属、皮、纸、木等,而在漆涂料上,也进行各种技术革新,使漆艺材料与技法更加丰富多样。目前欧洲国家除在现代漆木家具、漆艺装修上有不断的发展外,亦有为数不少的艺术家拥有自己的漆艺工作室,他们勇于探索各种新的表现手法,将各种便捷的涂料与各种新的材质综合运用,创造出颇具时代气息和极具个性的漆艺作品。

     中国的漆器和其他文化一样,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明显的,早在两汉时期,漆艺就开始流传到国外,如朝鲜、日本、缅甸、印度、孟加拉国、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漆艺再经波斯人、阿拉伯人和中亚人传到欧洲一些国家。中国与欧洲的新航路发现以后,葡萄牙人、荷兰人等又不断地把我国漆器产品贩运到欧洲其他国家,中国漆器开始深受欧洲人的喜爱。17世纪以来,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各国竞相学习和仿效我国的漆艺制品,他们在学习、借鉴的同时,也不断创新、发展,逐渐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漆器工艺风格。可以看到,世界漆艺的进步与发展,与中国漆艺的传播、影响是分不开的,中国辉煌灿烂的漆器工艺为促进世界人类文化发展、文明进程,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王世襄:《髹饰录解说》,文物出版社,1983年版

[2]《外国漆艺史概说》来源于百度文库

[3]韩锋:《扬州漆器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城市生活》,2010年第12期


作者简介:

      许欣,女,助理工艺师,在扬州漆器厂从事平面玉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