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苏绣的运用

[日期:2018-05-14] 来源:本站 作者:王辉 [字体: ]


【内容摘要】苏绣具有图案秀丽、构思巧妙、绣工细致、针法活泼、色彩清雅的独特风格,地方特色浓郁。绣技具有“平、齐、和、光、顺、匀”的特点。


      关键词:苏绣 双面绣 绣花鞋 发禄袋


      苏绣的历史悠久,建于五代北宋时期的苏州瑞光塔和虎丘塔都曾出土过苏绣经袱,在针法上已能运用平抢铺针和施针,这是目前发现最早的苏绣实物。据有关史料记载,自宋代以后,苏州刺绣之技十分兴盛,工艺也日臻成熟。农村“家家养蚕,户户刺绣”,城内还出现了绣线巷、滚绣坊、锦绣坊、绣花弄等坊巷,可见苏州刺绣之兴盛。当时不仅有以刺绣为生的,而且富家闺秀也往往以此消遣时日,陶冶性情,所谓“民间绣”、“闺阁绣”、“宫廷绣”的名称也由此而来。清代苏绣更是盛况空前,苏州被称为“绣市”而扬名四海。当时针法之多,应用之广,莫不超过前朝,山水、亭台、花鸟、人物,无所不能,无所不工。加上宫廷的大量需要,豪华富丽的绣品层出不穷。苏绣后来吸收上海"顾绣"以及西洋画的特点,创造出光线明暗强烈、富有立体感的风格。

     苏绣具有图案秀丽、构思巧妙、绣工细致、针法活泼、色彩清雅的独特风格,地方特色浓郁。绣技具有“平、齐、和、光、顺、匀”的特点。“平”指绣面平展;“齐”指图案边缘齐整;“细”指用针细巧,绣线精细;“密”指线条排列紧凑,不露针迹;“和”指设色适宜;“光”指光彩夺目,色泽鲜明;“顺”指丝理圆转自如;“匀”指线条精细均匀,疏密一致。在种类上,苏绣作品主要可分为零剪、戏衣、挂屏三大类,装饰性与实用性兼备。其中以“双面绣”作品最为精美。

     一、苏绣在双面绣上的运用

     双面绣,无正反,浑然一体,这在一般人看来,非常神奇、惊艳。用于各种屏风,放在室内,前后都优美的画面;也适合小型的台屏,度旋转,便于观赏;还适合旗帜类、帐类等;也有人将双面绣用在包巾、帕之类小件上。双面绣早在北宋时期已达到相当水平。多用于宗教里的经帙和日常生活里的手帕之类。到了当代,艺人们在双面绣方面有所继承,又有创新,苏绣双面绣得到很大的发展。精品双面绣,多作为国礼,传播到世界各地。

     双面绣是在一块底料上,一针同时绣出正反色彩一样、图案一致的一种绣法。它的神奇效果,就在于正反图案色彩一模一样,同样整齐匀密,平滑柔顺,所以等于无正反。而单面绣一般只求正面的工致,对反面的针脚线路要求不很严格,只求一定的平整。

在传统双面绣基础上,苏绣大师又创出双面异色绣。双面异色绣是刺绣者在一块底料上,同时绣出正反两面图案相同而色彩相异的作品。双面异色绣由苏州刺绣厂工艺师邱秀英在1965年首创,后来流行开来。它的成功发明是苏绣技艺的又一重大发展,同时也是科学技术领域内的一项重要成果。

      苏绣大师们艺无止境,在双面异色绣的基础上又发明了双面三异绣。其特点是:绣品正反两面异样、异针、异色。即正反两面对应部位图样不同,针法不同,色彩不同。一幅作品当作两幅欣赏,这样更加丰富了观者的体验。这种绣品在苏绣和中国刺绣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苏绣的双面绣、双面异色绣、双面三异绣,都是刺绣里的高级技艺。在薄薄的丝织品上做出两面欣赏的艺术品,可说是一种极致的浮雕了。

      二、苏绣在肚兜上的运用

     过去的中国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穿肚兜,夜晚睡觉不脱,以免凉了肚子。保护胸腹,尤其要遮盖住肚脐,保健养生的考虑第一。不像如今所谓的时尚,露脐装盛行,不知有多少需要涵养的阳气从肚脐间外泄了。

      肚兜自古有之,先秦称“膺”,汉谓之“抱腹”,历代还有抹胸、抹肚、抹腹、裹肚、兜兜、兜子、诃子等称谓。虽说肚兜历时长远,但大致形状没变,是中国传统服饰中护胸腹的贴身内衣,简洁实用,又显风流性感。

      肚兜分单层和双层,过去常附有大小口袋,有的还缝有袋盖。肚兜上的口袋是让小孩儿装糖果、玩物、小铜板的,大人则放置钥匙、钱财或小物件,利用的是方便和隐秘。

      肚兜的艺术主要是刺绣,图案丰富多彩,无非是劈邪害,增吉祥。因为直接贴于身体敏感部位,极具私密性,女子除了给自己绣肚兜外,一般只为情人、丈夫或儿女绣肚兜。

     《红楼梦》里,宝钗到宝玉的房中找宝玉,却看见袭人正低头专心做女红。袭人当时绣着的就是一件肚兜,是给那个含玉出生的宝哥哥的。肚兜白绫红里,上面扎着鸳鸯戏莲的花样,红莲正怒放,莲叶田田碧绿,五色鸳鸯游于其间。穿着这样一件肚兜,那个在大观园中的小鲜肉也难怪招人爱了。作者不露声色描述,却一举两得,袭人的暧昧心思、宝钗的美好向往都尽在其中了。

     三、苏绣在绣花鞋上的运用

      穿着一双绣花鞋,走路妖娆如迈着舞步,怎不让人心动呢!苏绣里的绣花鞋最是精致的,曾经为每个江南女子的必备行头。脚从裙裾下伸出来,花绣在低处,却明艳摇曳在人心里。

      从小孩子的虎头鞋、龙头鞋,甚至猪头鞋,到女子各个阶段的绣花鞋,还有人生最后的寿鞋,都是苏绣里的特色女红。

      图案寓意,是绣花鞋最主要的表达方式。小孩子的虎头鞋和龙头鞋,自然是取虎的威风,龙的神武。而可爱的猪头鞋则是借猪的能吃能喝能睡特性,希望孩子皮实,快快成长,富贵、吉祥。而女子们的绣花鞋则美艳动人,极尽花样年华里的花样心思。便是寿终,人也要穿一双绣花鞋上天堂。

      绣花鞋工序复杂。需要从打袼褙开始,再纳鞋底,然后上鞋帮,除做鞋的这些必要程序外,造型和绣花又是一门讲究的艺术。

      鞋虽然永远被踩在脚下,行走在路上,但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却通过造型、色彩、图案和原料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阴阳互补、刚柔并济和动静皆宜的生命哲学思想。

      如今,仍有部分文艺气质的女性爱穿绣花鞋,走起路来,轻松爽快,步步生莲,竟有一种私下暗喜的美好感觉呢。

      四、绣花手绢

      手绢,曾几何时,人手一方。20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女性,小时候一定收藏过花手绢。她们对一方好看的花手绢的珍爱程度不亚于如今女人对金银珠宝首饰的喜爱。常常将手绢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揣在口袋里。有时还会拿手绢叠老鼠玩,逗小猫,猛地伸出来吓唬小朋友。一方手绢尽然使童年的许多时光其乐无穷。

     那时手绢还有另一种常用功能,便是扎头发。女孩子将手绢在青丝上轻轻一挽,妩媚极了。手绢这时便像只花蝴蝶翩然飘动于脑后,衬托出女孩子的可爱与美丽。少妇也有用手绢扎头发的,自有一番风韵。事物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这是正常规律。曾经主要用于清洁的手绢,如今可以取其苫盖、装饰等功能,丝绸手绢也可以用来擦拭高档物品等。手绢作为信物由来已久,男女之间,亲朋好友之间,仍然可以将个性的、有品质的手绢作为礼物相赠。一方手绢虽小,却自有乾坤。以雅致的苏绣入手,可以体验一方手绢里的温暖感情、吉祥寓意和生活美学,可以恢复记忆里朴素的生态价值观。

      五、苏绣在发禄袋上的运用

      在江南之地,过去家家户户都悬挂有发禄袋,尤其在搬入新居、新婚或添丁之时,梁上或床帐上,都会隆重地挂上发禄袋。发禄袋,也叫利市袋。顾名思义,发迹、腾达、利好之意。如果有谁登科及第,便可封妻荫子,兴旺家庭。这是发禄袋最早的意义。逐渐地,其意义扩张,成为整个家庭吉祥如意、平安幸福的寄托。其实,发禄袋在宋代古籍《梦梁录》里就有记载,叫“百事吉”,可见民间悬挂发禄袋的习俗至少已经流传了千年。早期时,发禄袋由松柏枝,万年青叶子、古铜钱、竹筷子、丝棉、棉线扎成,象征家族繁荣昌盛,日子红红火火。后来,这种形式有了转换,由刺绣图案和符号代替了植物和器物,但依然是一家的神圣、慰藉之物,充满了神秘力量,不容许任何人不敬。如今,苏州人家已不时兴悬挂发禄袋。但在极少数怀旧的家庭,发禄袋仍然被郑重地悬挂于居室内,以苏绣特有的图案和光泽悄悄诉说着人间江南那些事。

       六、苏绣在香囊上的运用

      一个人从你身边走过,或许面貌未及看清,但留下的一股香气让人心怡。佩戴香囊并非是古人的纯浪漫行为,香囊的实用性极强,可以除秽、防病菌,而且本身的香气又直接作用于人体,达到生命场域的净化和能量提升。香囊,民间又称香袋、花囊、荷包。丝绣香囊最为普遍。在江南,几乎所有女孩子都做过香囊。香囊内容物多为具有芳香和杀菌效用的中草药,如白芷、川芎、芩草、排草、山奈、甘松、高本等,创意和发挥心思能力主要是靠所绣图案和香囊的形状了。

     香囊形状有圆形、方形、椭圆形、倭角形、葫芦形、石榴形、桃形、腰圆形、方胜形等,要绣的图案就更多了。所有具有美好吉祥寓意的动植物、器物和几何花纹都可以绣上去,但究竟绣啥,还要看绣者和使用者的身份。一般老年人用的,多有梅花、菊花、桃子、苹果、荷花、娃娃骑鱼、娃娃抱公鸡、双莲并蒂等祥瑞之物,象征家庭和睦,万事如意。小孩子便多绣老虎、豹子、猴子、兔子等讨喜的动物。青年人佩戴香囊最有情调,免不了因此传情递爱。

      香囊除了佩戴在身,也让可以悬挂于室内,或直接置于衣橱里防蛀。尤其在每年的端午节期间,佩戴和悬挂香囊成为生活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种习俗的初心源于人们针对物候变化而做的积极应对,后来演变成了集审美、保健、情感互动的社会活动。

      如今,香囊仍然随处可见,可真正被人们佩戴在身却有些不易做到了。香囊情结留在了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但端午节来临时,不妨给孩子系上一个保平安健康的香囊。通过孩子,我们可以将美好的传统习俗进行下去。无论这个香囊由大人来绣,或大人与孩子一起来绣,都是生活里极温暖的事。

      苏绣被广泛地运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通过使用苏绣绣制的生活用品,继而产生兴趣去关注苏绣这一中华传统优秀技艺,将其纳入自我静心怡情的生活方式中。深藏于苏绣中的灵性与优雅,不关时代的浮躁喧哗。那些细密针线里潜藏着永恒的秘密,需要有缘人来挖掘和破译。


参考文献:

[1] 丹菲.《苏绣:天堂之绣》.华语教学出版.2017年1月.


作者简介:

      王辉,1987年出生,工艺美术师、任职于凤绣娘刺绣艺术工作室。从事刺绣工作8年以上,其作品曾多次在国家级、省级博览会上获得重要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