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如何把地方特色文化融入玉雕作品

[日期:2018-05-24] 来源:本站 作者:钱建良 陆彩英 [字体: ]


【内容摘要】从历史的角度不难发现,一件传世的玉雕作品除了上好的原料、精湛的工艺等必要条件之外,还需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体现时代的特色。我们在创新的道路上,尝试着把地方特色文化融入玉雕作品,以碰撞出更为精彩的火花。


      关键词:玉雕 地方特色 梅文化


      众所周知,中国的玉文化可谓是源远流长。从新石器、夏商朝的神玉文化,西周的礼玉文化;到东周、秦汉、隋唐的德玉文化,宋、辽、金的饰玉文化;至明、清的鼎盛时期,一路走来玉文化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发生着变化。到了当代,玉器因地域条件、文化传承、经济活动等不同而表现出了强烈的区域性特征,形成了以南北两派为主,“北京”、“上海”、“苏州”、“扬州”、“河南”等地各具特色、百花齐放的文化特征。

      从历史的角度不难发现,一件传世的玉雕作品除了上好的原料、精湛的工艺等必要条件之外,还需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体现时代的特色。常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们的玉雕创作便是以出“传世作品”为远大目标。因此,我们在创新的道路上,尝试着把地方特色文化融入玉雕作品,以碰撞出更为精彩的火花。

      一、源远流长、一枝独秀,梅文化在当地文化中的历史地位

     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广阔、丰富、深邃的文化内涵与精神象征。“玉雪为魂冰为魄”梅花凌寒独放、傲霜斗雪不仅象征着清高正直、不屈不挠的人文精神,更体现坚强无畏、独立奋进的名族气节。

      我们家乡光福的香雪海以梅花闻名于世,康熙三次、乾隆六次在此赏梅并留下御碑和诗篇,被列为中国四大赏梅胜地之一。悠久的历史与深厚的文化底蕴,使梅文化早已融入在当地的传统文化,浸润在当地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二、借古鉴今、凸显特色,梅元素与玉雕作品的构思融合

      苏州玉雕约有2000多年的历史,明人张岱在《陶庵梦忆》一书中将当时的玉雕作品赞为“吴中绝技”,光福作为苏州的手工艺之乡,本地的玉雕作品也呈现出“精致细腻”的地域风格。站在时代的最前沿,回顾玉雕历史的传承与创新,当有将地方特色文化融入玉雕作品想法的时候,忽然发现“梅兰竹菊”四君子中的“梅花”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们的梅元素系列玉雕作品,沿用了苏州工一贯的风格以玲珑剔透的小件器物为主,注重图案的精美与工艺的精致。设计的过程中,结合玉料的本身特征,在作品的形态上,最终决定以梅花香囊、梅花水盂、梅花胸针、梅花碗的形式呈现。

      在图案上,传统的设计中梅花常常与喜鹊相伴,取其“眉梢添喜”,“喜上眉梢”之意,或者再加入竹子,寓意“竹梅双喜”;在构图上,借鉴江南文人画的构图设计,巧用留白,去其累赘,作品呈现时以单独的梅花为主要对象,取“梅开五福”的寓意,通过细节的刻画与构图形式的简约来凸显“傲骨梅无仰面花”的精神气节;在风格上,追求传统与现代的统一,以简约时尚的作品造型与精致秀雅的传统元素,来挖掘作品内在的生命力;在手法上,将线刻、薄意、圆雕、浮雕、镂雕等雕刻手法有机结合,巧用俏色,注重细节的打磨,追求线条与笔意,以“雕物现意,雕形见神”为目标,进一步凸显梅花的风骨。

       三、形神皆备、气韵生动,整体与局部的辩证统一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就像梅花的香味需要经过寒冬的磨砺一样,好的玉雕作品也需要经过手工艺人的精心雕琢与打磨。对我们而言,琢玉的过程是理性思维与感性情感相互交织的过程,“形神皆备、气韵生动”是目的,用理性思维去追求作品整体与局部的辩证统一,用感性情感来感受玉料温润和柔、纯粹天成的气息与刻刀给玉料赋予的崭新语言。

      在追求作品整体与局部的辩证统一的时候,比较关注作品的线条,林语堂曾说过:“有了线条,中国画之艺术哲学——理、意、气、趣而后见。”玉雕作品中的线条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线的流动可以刻画形象、传递精神直线刚劲有力,曲线优美柔和,折线棱角分明……雕刻者根据自己的意图,通过运刀来呈现不同的线条之美,恰到好处地体现物体的轮廓、虚实、动静等,从而使作品使作品的意、形有机地融为一体,达到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

      “形神兼备,气韵生动”作为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除了需要理性思维的精心设计之外,更需要雕刻者用心感悟。列夫·托尔斯泰曾说:“艺术不是技艺,它是艺术家体验了的感情的传达。”只有在作品中全身心投入自己的精力和情感,才能收获成功之作。所以在下刀前会凝神静思,做到意在刀先,观全局而顾细节,以一种“心如止水”的状态来进入与玉石对话的“玄之又玄”境界,这样出来的作品才会给人以巧作天合之感。

      马克思曾经说过:“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在博大精深的中国玉文化面前,我们的知识如同沧海一粟般渺小,然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年,作为一个玉雕手艺人,抱着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希望通过自己不断地努力钻研,把地方特色文化融入玉雕作品,在传承中创新,创作出可以体现时代特色的优秀作品。








参考文献:

【1】《玉雕设计构思要素的探讨》,李海清,顾组伟,《珠宝科技》2003年04期

【2】《重塑当代花鸟玉雕的美学观》,王金忠,《宝石和宝石学》,2014年06期

【3】《浅谈玉雕造型设计》[J],刘葆伟,中国宝玉石,2001年02期


作者简介:

      钱建良,男,工艺美术师,苏州民间工艺家,苏州(玉雕)吴中区非物质遗产文化传承人,吴中区光福镇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副理事长,1992年起学习玉石雕刻,1997年成立苏州-良缘玉雕刻工作室至今,现主要以香囊作品和文房清供的制作为主,作品在全国各展览中荣获金、银、铜奖。

      陆彩英,1973年出生,工艺美术师, 1992年,学习玉石雕刻技艺, 1997年元月和先生钱建良创立苏州良缘玉雕工作室,落户于“湖光山色、洞天福地”之美誉的太湖之滨——光福镇。现在工作室主要以新疆和田籽玉为原料,结合古韵今风,设计制作如香囊、香炉,镇纸,笔洗等文房清供。夫妻俩被誉为苏州玉雕界的“神雕侠侣”。2009年注册成立彩韵美石创意坊,任设计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