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浅谈双面异色绣认知和创作感悟

[日期:2018-06-06] 来源:本站 作者:方英 [字体: ]


【内容摘要】 双面异色绣在中国刺绣史上的含有重要地位,其所涵盖的技术难度是检验刺绣从业者技艺水平的一项标尺。尤其是其对色彩的变化要求,丰富了刺绣创作的表达空间。笔者长期从事双面异色绣的创作实践,在创作过程中加深了对刺绣艺术的感悟。


      关 键 词:刺绣 创新 色彩 双面绣双面异色绣


      刺绣是中国传统手工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广泛影响力。经历了数千年的持续发展,刺绣依托着精湛的针法和多样的创作形式,始终矗立在中国工艺美术大潮前沿。笔者从事刺绣事业近三十年。三十年来始终坚持刺绣创作,经历过学艺过程的种种磕绊。虽熟稔于各式针法和形式的刺绣表现,但始终对双面异色绣情有独钟。这或许正是工艺创作过程中需要寻觅到的创作“情怀”。

      刺绣绣面无非正反两面,传统刺绣实现单面绣到双面绣的跨越本身就是一大突破。而双面异色绣无疑是以双面绣为根基的。据考证,双面绣在宋朝一代就已经出现,它取材同一块底料,在同一绣制过程中,绣出正反两面图案,轮廓完全一样。双面绣的出现是对传统刺绣在创作形式的技术革命,正反两面必须整齐匀密一致的技术要领,更使得刺绣发展愈发精致。新中国成立后,传统工艺美术行业百废待兴,六十年代中期,在双面绣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双面异色绣华丽登场,一时间震惊世人,赞许声、感叹声络绎不绝。顾名思义,双面异色绣是由刺绣者在一块底料上同时绣出正反两面图案相同而色彩相异的苏绣艺术欣赏品。双面异色绣的发明成功是对刺绣技艺又一重大发展,原苏州市革委和江苏省革委分别于1977年和1978年向双面异色绣发明单位——苏州刺绣厂颁发了科学成果奖。双面异色绣的出现推进了刺绣在新时期的快速发展,八十年代初期,双面三异绣是在双面异色的基础上发明成功,同时又是对双面异色绣的发展。其特点是:绣品正反两面异样、异针、异色。即正反两面对应部位图样不同,针法不同,色彩不同。它能使观赏者能在一幅绣品上欣赏到不同图案、不同针法、不同色彩的刺绣艺术形象。自此,刺绣行业进入到快速发展时期。双面异色绣在其中,实现了刺绣由双面绣到三异绣的牵引过度。

      刺绣是图案、色彩和技艺的有效结合体,技艺作为结合体的重要桥梁,其重要性自不可多言,色彩作为视觉传达的原始媒介,其优劣程度决定了绣品的成败与否。双面异色绣首先丰富了刺绣作品的色彩,双面异色,也着实被赋予了神秘色彩,也因此,双面异色绣多以屏风的形式呈现。二十世纪末期,以苏州为代表的刺绣市场,形成了对双面异色绣、三异绣的采购热潮。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刺绣市场求变求新求大,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快速消费时期。双面异色绣制作工期长、工艺难度大、运作成本高的属性,限制了其市场占有度。直至今日,双面异色绣依然难以再现往日的火爆场景。

      笔者作为万千绣娘之一,经历了其中的起伏变故。尤其是在光怪陆离的当下刺绣发展环境里,我对双面异色绣的感情也越发复杂。最近几年,刺绣的创新发展有目共睹,但多数都违背了刺绣的工艺属性,也无非都是昙花一现,刺绣创作一味追求画面的简约化、陈列的新奇化,在不考量刺绣基本属性的前提下,过度地向国画艺术、装置艺术靠拢,最终弄得刺绣作品四不像,不美却丑。更可怕的是这类产品不断地涌向市场,混淆了刺绣工艺发展的基本点,往往会造成了根基不牢、似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自然,在这种近乎急功近利的环境下,复杂繁缛的双面异色绣会受到冷落。

      2016年,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创作了一件双面异色绣作品。该作品取材金鱼水草的摄影稿。初步拿到这幅摄影稿后,我结合刺绣针法和色彩要求,进行了细微变化,整个水体空间我选定颜色为黑色,背景里的水草也做了取舍,只留摇曳生姿的五六簇。两条金鱼的游动姿态为一微上浮一微下沉,交相呼应,避免了呆板生硬。图稿做好修改之后,颜色搭配便成为一大难点,毕竟原始摄影稿的颜色布局也需要根据绣制要求加以变化。黑色真丝面作为绣面,似乎是一泓深水,宁静而深广,奠定了作品基调。水草本身S身姿,摇曳的叶片上由深绿色到浅绿色到光亮色数个色阶过度,在光感变化中体现出水草的灵动,使得整个画面动静相宜,而且双面水草的色阶变化也不相同,将异色做到极致。两条金鱼的绣制是整个画面的重点,画面中的金鱼为兰寿,硕大高隆的头部肉瘤是其重要标志,所以正反两面的头部都统一选用了靓丽红艳的丝线绣制,在金鱼身体绣制上,一面选用了橘色由头部过度到身体的银亮色,一面金鱼身体则是暗红色打底,表面覆加银亮色,使暗红微透。金鱼身体银亮色的选用,凸显出金鱼的鱼鳞光泽,彰显出活泼生命力。鱼尾的颜色选择,则是根据鱼身做延续,一面为红色一面为亮银色。鱼尾绣制要做到细、透,丝线必须劈丝,绣制过程需小心翼翼。尤其是尾端要一细再细,直至隐没到黑色底面上,已达到水鱼一体的感官效果。颜色布局和细节变化考量周全后,再充分应用平绣和小乱针绣针法慢慢绣成。绣制完成后,作品在画面四周留白、中部集中的疏密关系,背景幽暗、金鱼靓丽的明暗对比等诸多方面得体舒适。成品呈现在眼前时,让我喜出望外。我将此件作品命名为《鸿运当头》,并在2018年获得“行走的非遗”中国刺绣创新作品大赛银奖。在笔者的绣制生涯中,双面异色绣《鸿运当头》算是满意之作了,在色彩搭配、技艺运用和艺术效果等方面都达到了自己的新高度。

      笔者历经了刺绣创作的艰难期,双面异色绣的持久尝试,让我重新得以认知刺绣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创意创新创作要有,但是对色彩和技艺执着是必不可少的。


参考文献:

[1]李明,沈建东著 《苏绣》 译林出版社 2013.1


作者简介:

      方英,1975年出生于苏州,高级工艺美术师,苏州民间工艺家。于1998年在镇湖绣品街179号创办“方英刺绣艺术”工作室。从事苏绣工作二十余年,其作品先后在省市专业评比活动中斩获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