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谈苏绣巨作《锦绣苏州》的创作

[日期:2018-10-09] 来源:本站 作者:陈芳 [字体: ]


【内容摘要】《锦绣苏州》是根据同名水墨画绣制的一幅苏绣巨作。它凝集了众多画家、刺绣艺术家和几十位工艺师的心血。在创作过程中我们通力协作,在绣绷、底稿、分配,配色、针法等方面都有所突破和创新。这一刺绣作品的成功也为以后苏绣的长篇画卷的创作、创新提供了范例。


      关键词:水墨画 刺绣 针法 创作


    《锦绣苏州》原是一幅水墨画巨作,表现了东起苏州水乡古镇周庄及同里,西至太湖三山岛,贯穿昆山市、吴江区、工业园区、相城区、姑苏区、高新区、吴中区等七个区域板块,涵盖周庄双桥、宝带桥、金鸡湖、东方之门、拙政园、观前街、平江路、太湖大桥、京沪高铁等传统经典名胜与当代地标建筑。其中既包括园林水乡等传统苏州元素,又有高铁、摩天轮、文化艺术中心等现代苏州元素。

     这样一幅巨作画卷,汇聚了18位画家的心血。这18位画家都是苏州本土画家中的佼佼者,其中孙君良、刘懋善、徐惠泉等人都是国画界无人不知的人物。长卷全长36米,几乎是《姑苏繁华图》的3倍;宽0.6米,比《姑苏繁华图》宽0.242米。省美协副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徐惠泉说,此作品将成为有史以来描绘苏州景象的最长的画作,堪称现代版《姑苏繁华图》。苏州,城美如画。而画家以艺术笔触来描绘苏州,更是美的升华。以苏州城池美景入画者,明有仇英的《清明上河图》长卷,清有徐扬的《姑苏繁华图》长卷,都反映了画家所处时代的苏城形态。徐惠泉与其他17名画家一起拿出“看家本领”,让后人能从点点笔墨中看到当代苏州的风华绝代与锦绣天堂的钟灵毓秀。

     水墨长卷《锦绣苏州》创作完成后, 2005年,出品人戚春兰就产生了创作苏绣版《锦绣苏州》的想法,我的老师刺绣艺术家蔡梅英大师接受了这份重任,向这幅传世巨作发起了挑战,按原作1:1的比例进行刺绣再创作,刺绣作品由18位刺绣艺术家联袂创作,我很荣幸成为18名中一员参与了这次创作。由于作品之庞大,工程中我们还一并带领30位工艺师一起创作,以针为笔,以线为墨,花五年时间来创作大型苏绣《锦绣苏州》。本文就对此巨作的刺绣工艺作一探讨。

      一、改制绣绷

      绣制全长36米的《锦绣苏州》,难度是空前的。这一过程是犹如一场马拉松长跑,期间要与各种困难斗争。由于《锦绣苏州》长度是《姑苏繁华图》的3倍,而常见的木质绣绷,最长也只有几米,虽然可以再次加长,然而随着加长肯定需要加粗来保证使用牢固性,需要加长到十几米的绣绷已经是粗到绣娘根本没办法在上面刺绣了。为此,重新设计制作专门的超长绷架是面临的第一问题,用钢管代替木材,即保证了牢度又不会很粗,这也是绣制大型刺绣的一个好创意。36米的刺绣面料全长40多米,方法是我们同时用两个15米左右的绣绷各两头起向中间过去15米左右绷好,中间剩下没绷上的部分刺绣面料应包裹好避免弄脏,可以等两个绣绷全部刺绣完成后再开始上绷绣中间那部分。

      二、根据绣稿内容,科学分工刺绣

     《锦绣苏州》的刺绣底稿由于太庞大,刺绣料子上如果由画家描绘太耗时间,所以采用的方法是电脑合成在塔夫绸料子上,问题在于电脑合成,存在着许多不合适刺绣表达的地方,以往刺绣是把料子上好绷再描绘,刺绣图案不会变形,现在是合成好了的底料再上绷,一不小心就会歪歪曲曲的不平整,建筑物之类的更是明显,会有倾斜的可能,蔡老师特邀著名刺绣艺术大师顾文霞、王祖识担任艺术总监,一起导绣指导,修改,完善工程中的困难,问题来了,怎么用苏绣的细腻来表现现代苏城的宏大?怎么用苏绣的精巧来表现现代苏城的宽广?怎样才能在原画基础上实现美感、意境方面的升华、超越?

     据介绍说:“画家们在创作《锦绣苏州》时,为了实现全卷风格的协调、统一,并不是一位画家画一段,然后再拼接而成,而是取各位画家之所长,共同绘画。在选拔画家的时候,谁擅长画山水,谁擅长画园林,谁擅长画现代建筑,都是仔细考虑的,擅长画山水的,那整幅画作的山水都是他们画,这样才能保证这幅巨作的整体艺术统一。我们18位艺术家、工艺师等携30名绣娘在联袂创作时,也各取所长,擅长绣制青山、楼台亭阁的,就绣制全卷的青山、楼台亭阁。精于绣制现代建筑的,就专注于全卷各部位的现代建筑,以求得绣风的和谐统一,达到全卷的艺术完整性。”

     三、 配色、针法、运用

    《锦绣苏州》是一幅水墨画巨作,看似色彩简单,实际里面蕴含着丰富的色彩,用丝线去表达,我们选择了接近墨、灰、绿、蓝、咖、棕等色系的所有色系上千种颜色,每个色线参差并用,才能表现出水墨画特点的“气韵生动”,在空间的处理方法上,高远、平远、深远、阔远等概念,并巧妙加以融合运用,而墨法则有"染"、"擦"、"破墨"、 "积墨"等种种手段,笔墨交融,有力地影响了其表达感情、状物写意的功能。“墨即是色”,指墨的浓淡变化就是色的层次变化,追求一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感觉讲究笔墨神韵替之。要以针为笔,以线为墨,来表现这幅巨作,我们大部分运用了虚实乱针绣来表现,虚实乱针绣又名素描绣,是任嘒閒大师在多年的实践中创造转化出来的一种新针法。

     1、山有远近之分、空间有虚化的迷雾等,要表现好它们的层次选对一种针法尤为重要,我们选择了虚实乱针绣来绣制,即省功时又能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更能突出作品远近,层次,和立体感。线条是表现绣面效果的关键,线条的粗细,疏密应根据绣面需要而定,自然衔接,粗到一绒,细到一丝半丝,以尽可能少的线条表现丰富的变化,把握运用好线条的疏密,粗细,长短交叉,角度大小的变化,用线条实、密、粗、来表现整幅绣面色彩的浓、暗、近、反之,线条虚、疏、细、则表现出绣面色彩淡、明、远、的变化规律,用长短参差,略有交叉的线条绣出主题与背景的层次。刺绣线条长短不一,交叉角度大小适度,粗线条突出了刺绣丝理功能,细线条隐隐约约、朦朦胧胧,色彩鲜而不艳、文而不暗。整幅绣面线条流畅自如,粗细变化无穷,虚实排列有致。

      2、作品中的高楼建筑、庭院房屋、桥梁等部分我们打算采用细乱针绣来绣制,细乱针绣,可以使色彩交叉均匀也具层次感强,即活泼、自由又比较细腻,突出了三度空间的基本色调。

      3、整幅作品最多的是树木了,大小各异,叶子形态各种,远近浓密,无一雷同。我们运用了齐针、抢针、打点针、接针、滚针、虚实针、施针,乱针等几十种针法同时来绣制,这就要考验到我们刺绣工艺师技术的时候了,树木如此众多,不能一味的用单一针法去表现了,针法的不同可以分类出不同的树木,每一棵树的形态需要每一个刺绣者看着原稿再灵活运用成针法绣制,所以一个工艺师的技艺直接会影响到一棵树的美观。

      苏绣针法一共有9大类48种,总结绣制这幅巨作用掉了近千种颜色、总长超过5万公里的蚕丝线!一共荟集了近20多种刺绣技法,解决了长卷容易出现的欠缺层次感、纵深感,以及画面难以协调统一等绣制难题,完整地以苏绣艺术再现了布局精妙严谨、气势恢宏的古人画作。

      把自己的感情融入每一幅刺绣作品之中,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在用灵魂与刺绣对话。“古人绘制《姑苏繁华图》,已是250年前,苏州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们看到《锦绣苏州》这幅蕴藏着当代苏州丰富的时代精神、精彩影像的画卷时,如果能通过我们这一代苏绣传承人的针线描摹当代苏州形象,传承当代苏州精神,用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技艺,赋予这幅长卷更多的文化意蕴、艺术鉴赏价值,使其能够以苏绣的艺术形式流传,将是一件文化乐事。无愧于我们手中的绣针,无愧于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时代!《锦绣苏州》不仅延续了明清姑苏的繁华,更被赋予了新时代的气息与内涵,是当代苏州城市全景影像的艺术复刻,被誉为“现代版的姑苏繁华图”,它汇聚了古韵今风,它是迄今最长的苏绣作品,是对苏绣表现技艺的一次全新挑战。这一长篇巨作的创作成功开启水墨长篇画卷与长篇苏绣结合的范例,为今后苏绣的长篇巨作的创作创新提供了最有价值的参考。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苏绣技艺的传承离不开地域文化和民间土壤,苏州的地域文化铸就了苏绣的艺术特色,苏绣也需要尽善尽美地再现苏州的风土人情,从一个侧面反映吴地人民的文化生活和民间习俗,通过参与长篇巨作《锦绣苏州》的创作,我们对苏绣的表现技艺,对配色、针法,对苏绣的整个创作过程的工艺,对中华传统文化尤其是吴地民间文化与苏绣的结合在作品中得到完美体现更加具有深刻理解和体会,对未来的苏绣创作与创新更具自信,相信我们的苏绣作品一定有着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作者简介:

      陈芳,女,工艺美术师, 1976年出生于苏州镇湖,从事刺绣艺术创作25年,擅长刺绣人物肖像,深得肖像绣的技艺、针法精髓。作品《端葡萄的小女孩》在2014年苏州市工艺美术新人新作展精品评选中荣获 金奖 ;2014年10月作品《乐在其中系列》获江苏省工艺美术精品大赛“艺博杯”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