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学术精粹 > 论文发布

从苏绣的传承方式看传统技艺的发展

[日期:2018-11-07] 来源:本站 作者:朱福珍 [字体: ]


【内容摘要】本文以苏绣传承发展为例,论述旧式师徒传承所带来的弊病,指出当代的传统技艺要有新的发展,就必须要有更多的新的传承形式进行补充。


       关键词:苏绣 传承 传统技艺


      苏绣,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据西汉刘向《说苑》记载,春秋时期的吴地已有“绣衣而豹裘者”,到了宋代,苏州已是“户户有刺绣”。

      明代王鏊主编的《姑苏志》言:“精、细、雅、洁,称苏州绣”,这是苏绣概念的首次形成,也确定了它“精细雅洁”的特点,。在清代女刺绣工艺家丁佩的刺绣工艺专著所撰《 绣谱》中,提出了“能、巧、妙、神”的美学原则和“齐、光、直、匀、薄、顺、密”等苏绣的特点。

       苏绣之所以兴盛千余年绵延不绝, 深深扎根于民间,很大程度上是依赖着的旧式师徒传承关系而不断延续。师徒制在我国由来已久,同时中国人也强调师承关系,即老师傅带领学徒进行学习、工作、生活,使学徒更好、更快的融入工作当中的一种形势。通常学徒要经过数年或者数十年的潜心学习,才能逐步掌握师傅的技艺。

      从师父角度说,收徒弟可以得到拜师礼,可获得廉价劳动力,技艺又可发扬光大,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而也愿意收徒授艺。但这种传统旧式师徒传承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它的弊病在于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通常体现在这几方面:

      1. 师傅很少支付或不支付劳动报酬,对徒弟严重剥削,这种关系更像是家族式的,所以常说“徒弟徒弟,三年奴隶”。

      2. 师傅视徒弟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乃至私有财产,妨碍徒弟的执业自由,甚至限制徒弟的人身自由。传统旧式师徒关系是十分复杂的。从徒弟角度看,掌握一种专业技能就意味着找到了一条谋生之道,即民间所言“一技在手,走遍天下”,这一点对于家境贫寒的人来说尤其如此。但从师父角度看,招收徒弟就意味着培养了潜在的对手,甚至有可能危及自己的生计,即民间所说的“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所以,师父对徒弟的意志力、人品、能力等各方面严格要求,甚至百般挑剔,使徒弟过着如履薄冰般的生活。同时也非常重视培养徒弟的封建宗教观念,使徒弟对师傅终生感恩,不敢做出欺师灭祖之事。

       3. 在面授的教育训练中,私人关系常常是徒弟能否学到技术的关键。所以徒弟不仅要刻苦钻研所学技艺,而且要尽心尽力侍奉师父。《管子·弟子职》中有云: “先生将食,弟子馔馈。摄衽盥漱,跪坐而馈;先生有命。弟子乃食”,“先生将息,弟子皆起。敬奉枕席,问所何趾”,“先生既息,各就其友;相切相磋,各长其仪”。

       以上的几方面旧式传承弊病,导致了一种严重性的问题产生,这就是所谓“防范式传授”,这方面的例子很多。防范式传授最容易失传,那些祖传绝技即使招徒弟也极少轻易传授。师傅授徒时往往不肯毫无保留地传授,总要留一手绝活,到自己晚年甚至临终前才单传给最可靠的弟子,由此一来,却带来一个不可避免的弊端,有些技艺往往在传继中出现断代,或者是师徒传授时因师傅突然死亡等意外情况而失传,以致于有人戏称所谓绝技、绝活的“绝”含有传不长久的意思。

       当然,现在早就不存在上述的霸权师徒关系。但在现今的市场环境下,单纯依靠师徒传承的形式,显然是不理想的,因此当代的传统技艺要有新的发展,就必须有更多的传承形式进行补充。

       一、工匠精神的传承,这是一种新形式的“传帮带”,既是技艺、学识的传输,也是为人、品德的授受。嗜之愈笃,技巧愈工。培养对职业的热爱之心,正是“传帮带”特殊效应——所谓工匠精神,其核心要素就是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和所制造的产品有深挚的爱心。“传道,谓修己治人之道;授业,谓古文六艺之业;解惑,谓解此二者之惑。”曾国藩的这番解释,说明师徒之间,既是技艺、学识的传输,也是为人、品德的授受。

       二、教育、教学机构的传承,也成为近当代苏绣技艺传承的重要途径,有效促进了苏绣的迅速发展。

      1904年,由沈寿、余觉在苏州马医科巷同立绣校。沈寿姊沈立,和沈寿参加教学刺绣,金静芬等为这时期学员,当时有绣工三十余人。

      1911年,近代刺绣艺术家沈寿在天津开设自立女工传习所,传授绣艺,组办女子师范学校传习所,培养专业人才,为中国刺绣艺术作出了卓越贡献。

      1914年,张謇聘清沈寿担任南通任女工传习所所长,兼刺绣教员。

      1954年的“三八节”,市文联成立了第一个专业刺绣工艺品组织“苏州市文联民间艺术研究组刺绣生产小组”,后来常称其为“市文联刺绣小组”。之后又成立为苏州刺绣研究所。随着刺绣规模的扩大,它也逐渐由一个苏绣制作中心转变为了集中性进行传承苏绣技艺的重要基地,李娥瑛、顾文霞等当代刺绣大师均是其中培养出来的佼佼者。半个世纪以来,苏州刺绣研究所为国家培养了数以百计的刺绣艺术大师和专家,创造和革新了200余种刺绣技法,凝聚了苏绣艺术的核心和精华,进而成为当代苏绣艺苑中的领军者。

      2006年,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与苏州镇湖政府合作办学,设立了镇湖“苏绣班”,弘扬传统文化、培养苏绣传承人才。

      三、技艺传承人的传承。随着全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注,苏州市政府也为了更好的保护好传统工艺美术,特别是将传统技艺中的精华保留下来,着手开展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工作。2008年1月颁布的《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命名与资助暂行办法》中规定:“凡有明晰传承谱系,从业时间在20年以上(含20年),至今仍在从事相关项目的传承、生产、表演及其它相关实践活动,并有能力、有意愿继续从事传承工作,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个人,可申请为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一)行业内公认具有最高艺术或技艺水平的;(二)掌握某种被确认为是稀有或特殊传统艺术或技艺的;(三)在一定区域内被公认为通晓某项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内涵或形式的;(四)已认定为国家级、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2008年,李娥瑛、顾文霞被文化部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绣)代表性传承人。2009年5月,姚建萍被确定为国家级传承人。2012年,45岁的姚惠芬,成为苏绣最年轻的国家级传承人。经过多年的努力,苏绣已经初步建立起了一支保护与传承有序发展的人才队伍。

      四、知识系统的传承。良性知识共同体,有利于知识的循环发展。西谚有云,“与柏拉图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古典意义上的真理,接近于现代话语中的知识。换言之,重要的不是老师柏拉图,而是知识。一个好的知识系统以知识而非老师为本位。如中国艺术研究院负责学术主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集》定位“学术经典性、文献性、系统性”,力图以各分卷独立出版的形式串联起一部大型学术文库;以各大师个人的成长史和成就串联起一部以人为本的当代史书。其中《任嘒娴卷》,主要内容是由大师口述史、艺术成就评述、大师作品、大师艺术年表等部分组成。任嘒闲是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擅长乱针绣人像、风景、动物等,代表作有《列宁像》《齐白石像》等。任嘒閒是当代苏绣艺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她的一些刺绣作品被中外博物馆、艺术馆所珍藏,或被作为馈赠外国政府或首脑的国礼。又如2014年7月由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百工录》,是根据苏州当地的手工艺业发达的现状,凭借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理论和实践能力较强的优势,开发的一套大型系列丛书。其中的《百工录—苏绣艺术》以历史常识、创新点、技能入门为切入点,最终放眼全世界的刺绣艺术。

      因此,相对于传统的口授身传,正是得益于现代社会比较开放的传承教学体系,使得一些传统技艺能够迅速广泛地传播,提高了传统行业的整体技术水平。

      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传承人应该以开放的心态对待技艺,打破藩篱,主动适应现代社会,方能使传统技艺得以延续和发展。

­­­­­­­­


参考文献:

【1】林锡旦,《苏州刺绣》,苏州大学出版社,2004年

【2】濮安国,《姑苏工艺美术》,1993年

【3】叶继红,从苏绣看传统技艺的文化再生,《装饰》,2005年6月

【4】孙佩兰,《吴地苏绣》,苏州大学出版社,2009年

【5】许星,苏州刺绣的发展及艺术特色探析,《装饰》2005年

【6】李砚祖.传统工艺美术的当代性与地域性《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08年


作者简介:

      朱福珍,女,1963年生于苏州市高新区东渚镇,工艺美术师。从事刺绣37年,绣艺娴熟,作品题材广泛,尢善绣花鸟。代表作品有《牡丹组合》、《贵妃醉酒》、《玉堂富贵》等。所绣作品广受好评,并多次在全国展览和比赛中获得金奖。